“比特币之父”新书疑案:是否本人所著?暗示“中本聪”是一个团队?

2018.07.13 - koko

一直以来,帮助比特币“横空出世”的加密社区成员都对那些自称为中本聪的人的身份存疑。他们中有人指出,真正的中本聪应该拥有10多年前挖出来的第一个比特币的密钥。如果有人利用这个密钥转移比特币或者签署了协议的话,这会是十分有力的证明。

编者按:本文编译自《连线》杂志题为“Did Satoshi Nakamoto Write This Book Excerpt? A Wired Investigation”的文章,作者Garrett M. Graff从各方收集资讯,试图确认本次新书发布的推手是否就是中本聪本人。

时隔多年,“比特币之父”中本聪又有新作面世。3天前有人通过亚马逊的域名注册商匿名购买了名为NakamotoFamilyFoundation.org的网站。6月29日晚上11:45分,有人以中本聪的名义,在该网站发布了关于加密货币起源的新著作的21页摘录。

自从比特币面世,无数人站出来声称自己就是中本聪。网上各种阴谋论与媒体报道猜测了无数个对象。2014年《新闻周刊》说中本聪是一个住在加州的日裔美国人,随后被证实是不实消息;2015年《连线》的报道介绍了一名澳大利亚的学者Craig Wright,他本人坚称自己就是中本聪,每周五还用密文发推特,和网友说他一定有办法证明。摘录发表后的那个周末,他马上表示:那都是假的,文章里提到的日期和技术细节都不对。

一直以来,帮助比特币“横空出世”的加密社区成员都对那些自称为中本聪的人的身份存疑。他们中有人指出,真正的中本聪应该拥有10多年前挖出来的第一个比特币的密钥。如果有人利用这个密钥转移比特币或者签署了协议的话,这会是十分有力的证明。

但是这位新出现的“中本聪”并没有使用他的密钥,显然不希望真实身份泄露。根据《连线》掌握的信息,他不是Nick Szabo,也不是先前提到的Craig Wright和《新闻周刊》所认为的Dorian Nakamoto。

《连线》与数名比特币社区的早期成员进行了接触,试图确认本次摘录的真实性,但最终没有获得明确的答案。

这篇21页的摘录更像是个小故事。作者用数字对他的新书标题的各个字母进行加密。翻译后,字母的组成是“Honne and Tatamae”,这是一种日语表达方式,意指“一个人的真实感受与愿望之间的强烈反差”以及“公开展示行为和观点的做法”。

这篇文章的确提供了一系列新的信息。中本聪称他的母亲是一位作家(“尽管销量不高”),祖母参与创立了一家非常小的出版公司。他写到,14岁那年,他参加了倡导强加密算法保证个人隐私的“密码朋克”运动。20岁左右在实验室担任高校研究人员时,开始在网上发布关于比特币的帖子,后来还为自己取了“中本聪”这个名字。因为这个名字在日本相当平凡,所以反而让人觉得他并不是日本人。

作者在摘录中用了大篇幅表达了他对隐私的需求,叙述了他如何利用匿名软件运行自己的计算机网络。但他表示,他在掩饰身份上忘了一个细节:时间。“有人很聪明,记录下了我在论坛发表文章的时间,整理数据后理出了我的作息规律,甚至认为我就生活在美国东岸。”

摘录还提到比特币的诞生史,以及与加密社区成员,包括Adam Back,Wei Dai,Gavin Andresen和Hal Finney等人的密切联系。“比特币是在许多次失败的尝试后诞生的。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它的成功。”

但关于比特币早期发展的细节,仍有许多未经证实。文中提到,区块链本来被称为时间链;“叉子”,即加密货币项目相互分离的机制,最初被称为“分支点”。至于控制比特币数量的原因,他的解释是:比特币总量之所以是2100万个,这只是一个专业的估计。

文中还暗示“中本聪”可能是一个团队。这段最耐人寻味的文字是以斜体标记出来的:“我想说的是,无论是我得到了帮助,还是帮助了他人之后,从这个团队中独立出来变成个体,这其实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作者表示,比特币的成功的确让他感到惊喜。“要么大火,要么一败涂地。尽管比特币的用途越来越多样化,甚至涉足传统货币无法进入的领域——例如游戏代币等,但我从未想过比特币会如此发展,还参与法定货币的竞逐当中。”

作者用了一整页篇幅感激了第一个利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的Hal Finney,他于2014年去世。中本聪说,Finney是第一个相信他的工作的人,少有的睿智之士,对于比特币概念的诞生“至关重要”。他还是第一个报告了系统bug的人。“时至今日,我仍会想起他的好。没有了他,比特币不会像今天这般成功。当我孤立无援,手足无措时,也只有他相信我。”

尽管文章里面记录了许多加密行业先驱间的通讯内容,但关于Nick Szabo的片段却寥寥无几。作为加密货币社区成员之一,研究过比特币的前代产品,他经常被怀疑就是中本聪本人。

另一位被多次提到的成员Adam Back表示,文章中几乎所有的细节,实际上已广泛流传,很难让人断定就是出自中本聪之手。Adam Back准备了一系列关于他本人和中本聪的早期对话内容的问题,《连线》向作者询问这些问题时,作者却无法详尽地回答出来。

此外,和Finney的私人对话也不是很有力的证明。因为2014年,也就是Finney罹患肌萎缩侧索硬化去世之前,他要求家人将通讯内容公之于众,告诉大家自己并不是比特币的创始人。遗孀Fran Finney在接受《连线》采访时说,文中对她丈夫的描述,让她倍感欣慰。但她也指出,那些信息都是公开过的,缺乏说服力,“我们当然希望这是真的,但一切都言之尚早”。

阅 259
1

恶名昭著的种子索引网站海盗湾(The Pirate Bay)重新开始使用访客CPU在网站上挖门罗币(XMR)。